<i id='ghw0i'></i>

  • <tr id='ghw0i'><strong id='ghw0i'></strong><small id='ghw0i'></small><button id='ghw0i'></button><li id='ghw0i'><noscript id='ghw0i'><big id='ghw0i'></big><dt id='ghw0i'></dt></noscript></li></tr><ol id='ghw0i'><table id='ghw0i'><blockquote id='ghw0i'><tbody id='ghw0i'></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hw0i'></u><kbd id='ghw0i'><kbd id='ghw0i'></kbd></kbd>
    <i id='ghw0i'><div id='ghw0i'><ins id='ghw0i'></ins></div></i>
    <span id='ghw0i'></span>

      <code id='ghw0i'><strong id='ghw0i'></strong></code>
      <fieldset id='ghw0i'></fieldset>
    1. <dl id='ghw0i'></dl>

        1. <ins id='ghw0i'></ins>

            <acronym id='ghw0i'><em id='ghw0i'></em><td id='ghw0i'><div id='ghw0i'></div></td></acronym><address id='ghw0i'><big id='ghw0i'><big id='ghw0i'></big><legend id='ghw0i'></legend></big></address>

            老光棍被女鬼勾魂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久久综合九色综合_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_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

            今天講的是一個朋友跟我講過的捉鬼的故事,時間不太清楚瞭應該是70或者80年代吧,在朋友的鄉裡流傳這那麼一段事。那個時候全國還都比較窮,尤其是這種小山村基本上剛剛擺脫瞭溫飽,精神文化建設幾乎為零,農閑的時候喝酒,打牌,聊天打發時間,過節的話也會請一些走村的表演班子來做表演,當時當地人對表演的認識隻有唱戲,所以所有的表演形式就都被稱為唱大戲

            有一年的農歷十月初八,村裡比較富裕的一戶人傢娶媳婦,請來瞭個唱大戲的班子,說是班子其實就是當地的一些民間藝人,有點類似於二人轉那種,唱點葷段子什麼的,吸引一下人氣熱鬧一下。唱大戲一般安排在結婚前一天,因為當他要舉行結婚儀式,所以要提前一天。

            那幾年那個地區有個規矩,一定要在戲臺的對面擺一條長凳子擺上祖先的靈位,放一些貢品,請祖宗也來看一看後人混的挺不錯。但是這個規矩隻持續三年多的時間就被遺棄瞭,因為後來人們發現凳子上坐上去的不一定是什麼呢。

            話說娶媳婦這傢請來瞭唱大戲的,隔壁村有個叫張老憨的也去湊熱鬧,張老憨是個愛熱鬧的人,他們村窮得厲害,娶媳婦都困難,更別提請人唱大戲瞭,所以每次他都去其他村子湊熱鬧,而他自己也快四十瞭還是光棍一條。

            這天他來到這個村子,由於是農閑的時候,人們都起的晚他到得時候已經是半上午瞭,大戲從早上就開始瞭,戲臺前聚集瞭不少人。在人群後面擺著那條長凳,上面擺著這傢祖先的排位,各種貢品,一爐香燒的正旺,按照當地的說法是香火旺祖宗就高興,傢裡也會人丁興旺。

            張老憨聽瞭一上午,早上出來時候沒吃飯,到瞭中午唱大戲的人也休息吃飯去瞭,老憨肚子裡就有點撐不住氣瞭,自己又沒有幹糧,乘著人都不註意偷偷的到那條長凳上拿瞭一塊貢品糕點。由於怕人發現,隻能一下全部塞進嘴裡,那時候的糕點又幹又硬,噎得老憨直翻白眼。頓足捶胸的有一分鐘,終於把糕點咽下去瞭,等再回頭看的時候長凳的那一頭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瞭一個小媳婦。

            老憨心想,這是誰傢小媳婦,真不懂規矩,祭祖的凳子也是隨便坐的,而且也沒個坐相,還盤著退坐。不過模樣到時長得不賴臉真白,村裡的姑娘都生的黑溜溜這也不知道是哪嫁過來的小媳婦,這臉白的連一個黑點都沒有。老憨越看越想看,直勾勾的盯著姑娘,那姑娘似乎是發現瞭老憨在看她,也向老憨看過去,淺淺的她向老憨一笑,這老憨感覺全身都酥瞭一樣,嘿嘿嘿…..老憨癡癡的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瞭起來。

            鼓樂聲響起,大戲又開始瞭,老憨趕忙又去聽戲,但是一下午這戲聽不進心裡,滿腦子都是那個小媳婦,回頭再看小媳婦已經不在那瞭。等到戲散瞭老憨這才往傢裡走,一天就吃瞭一塊糕點,連水都沒喝一口,又饑又渴的往傢走。

            正走到村裡的一個十字路口,突然間那個小媳婦帶著個年輕後生從旁邊出現瞭,正好在十字路口中間遇上,老憨想瞭一下午的小媳婦,這時候突然碰上,不禁臉一紅。下媳婦還是淺淺的笑,那個男人伸手抓住瞭張老憨的袖子,又指瞭指不遠處的門,沖老憨點瞭點頭。老憨明白瞭點意思,好像是這對小夫妻的傢就在那,想請他進去坐坐。老憨正渴得厲害,心想去喝點水也行,而且還能多看這個小媳婦幾眼,就說:那個嘿嘿,渴得急瞭,後生你個我弄碗水喝吧。

            後生和小媳婦帶著他進瞭個門,房子是個簡單的土坯房,屋子裡也沒什麼傢具,就一個火炕和一個紅躺櫃,老憨坐在炕邊上後生從另一個屋子給他端來一碗水,還帶瞭幾塊點心給他吃。舔嘴咂舌的喝瞭水吃瞭點心,老憨突然感覺困的不行瞭,一下倒在炕上睡著瞭。

            第二天一早醒來的時候,老憨發現自己正睡在一大片墳地的一塊大石頭上,對面放著一口紅漆大棺材,這一下老憨的腿都軟瞭,跌跌撞撞的回瞭傢,之後就病瞭起來。而且一到晚上隻要出門就能看見那個小媳婦跟他招手朝他笑,那個後生也一起跟著,一個勁向老憨笑。

            老憨的身體是越來越差,五天之後就人就暴瘦成一把幹骨頭。有村裡的哥們來找他才發現他病成瞭這樣,細問之下老憨說出瞭幾天前的遭遇,老憨說:我應該是遇到鬼瞭,你要不來我非得死瞭,你現在來瞭趕快去東邊八十裡外的劉傢村,找我舅舅去,他的老哥們能掐會算,驅鬼招魂手藝不錯,你快去請讓我舅舅請他來,我還能有救。

            老憨舅舅和他哥們這個兩個人都六十多歲瞭,聽到這個消息趕著驢車就來到瞭老憨傢,到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瞭,進門舅舅看的老憨的樣子,感覺就問怎麼回事。老憨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瞭。老舅的哥們姓劉,老憨叫他劉叔,聽完他的事之後一拍大腿:壞瞭,你吃的他們東西,得趕緊吐出來你這病才能好,要不就算鬼送走瞭,你這病好不瞭也不行。

            劉叔從身上拿出一塊黃符,來的時候聽說的這事覺得用的上就準備好瞭,念瞭幾句不知道什麼話,用火柴點著瞭,放在碗裡燒成瞭灰,用水沖開瞭,又拿出一包粉末灑在裡面喂老憨喝下去。一碗水剛下肚,老憨就哇哇的吐開瞭,吐出來一股股腥臭的黑水,還帶著一塊塊黑色的不明物體,把屋裡的人看的都差點吐出來。吐完之後老憨就昏睡過去。(那包粉末據說是廟裡神像上的灰塵)

            劉叔說現在他命是保住瞭,但是還要把那兩個鬼送走,因為老憨的魂被兩個鬼給弄走瞭,這些天他回來但是魂被鬼控制住瞭,這就是他一出門就能看見兩個鬼的原因,因為那是他的魂看見的,鬼並不在他傢門口。

            劉叔掐指算瞭算,帶著老憨的生辰八字去瞭兩個村子之間的墳地,果然看見瞭老憨說的紅棺材。燒香燒紙,又念瞭一通咒語,劉叔啪的在空中一抓,然後對著空氣說瞭一句,你舅舅在傢等著你呢,快跟我回傢。然後拿出一根紅線拴住一個小木棍拉著回傢瞭。

            等劉叔到瞭傢門口,老憨舅舅按照之前跟他吩咐過的趴在老憨耳朵上喊他的名字,果然十分鐘之後老憨醒瞭過來。劉叔說:幸虧你遇見的不是想害你的鬼,要不我這麼大年級瞭真鬥不過厲害的鬼瞭。

            原來那兩個鬼隻是因為老憨能看見他們所以請老憨過去做客,當時看戲的時候那傢人的長凳沒請來自傢祖宗到是那兩個來湊熱鬧的鬼來瞭,老憨看見那個小媳婦盤腿坐在長凳的一頭,凳子居然沒有翻,很明顯那個小媳婦就不是人,但是老憨色迷心竅居然沒想到。等看完戲回去的時候,根本他就被鬼帶錯瞭路,回傢的路成瞭去墳地的路,後來兩個鬼指引他上瞭那口紅棺材前面,坐在大石頭上,給他吃的是墳土喝的是下雨時的積水。老憨睡著瞭就是他的魂被鬼給弄出來瞭,第二天一早他的肉身回瞭傢被人請來瞭劉叔這才把他救回去。

            這兩個鬼其實就是比較熱情,想請老憨在他傢住一段,要不也沒那麼容易放他走。老憨也是色迷心竅要不這個兩個鬼一句話都沒說過,他一點都沒懷疑過。後來劉叔托人給他介紹瞭個帶小孩的寡婦,一傢人過得還算不錯,老憨有人管著老老實實的幹活,一傢人溫飽不愁過得還算不錯。經過這個事之後當地就傳開瞭,後來就很少有人在唱大戲的後面放長凳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