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374oy'></i>

    <code id='374oy'><strong id='374oy'></strong></code>

    1. <fieldset id='374oy'></fieldset>
      <i id='374oy'><div id='374oy'><ins id='374oy'></ins></div></i>

      <ins id='374oy'></ins>
        <acronym id='374oy'><em id='374oy'></em><td id='374oy'><div id='374oy'></div></td></acronym><address id='374oy'><big id='374oy'><big id='374oy'></big><legend id='374oy'></legend></big></address>
        <span id='374oy'></span>

        <dl id='374oy'></dl>
        1. <tr id='374oy'><strong id='374oy'></strong><small id='374oy'></small><button id='374oy'></button><li id='374oy'><noscript id='374oy'><big id='374oy'></big><dt id='374oy'></dt></noscript></li></tr><ol id='374oy'><table id='374oy'><blockquote id='374oy'><tbody id='374o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374oy'></u><kbd id='374oy'><kbd id='374oy'></kbd></kbd>
          1. 級級可危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久久综合九色综合_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_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

              “張所長,你是怎麼搞的?短短的一個月裡,你管轄的名苑小區居然發生瞭十五起人口失蹤案!”

              “對不起,王局長。我會盡全力破案的,請王局長放心!”

              “盡全力破案?半個月以前你也是這麼跟我說的,可是現在呢?”

              “對不起……”

              “不要跟我說對不起!張所長,我可是醜話說在前頭,如果你在一個星期之內還破不瞭案的話,你這個所長的位置就讓給別人做吧!嘟!嘟!”

              電話就在這“嘟嘟”兩聲後中斷瞭,張所長無奈地放下話筒,長長地嘆瞭一口氣。

              “怎麼樣,所長?”陳警官問道,“局長在電話裡說什麼?”

              “局長下瞭死命令,要我在一個星期內破案!”張所長一臉頹然的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

              不然的話我這個所長的位置就要讓出來!”

              “一個星期太急瞭。”陳警官說道,“按照我們現在的偵查速度,根據我以往的經驗,沒有個半年幾個月是破不瞭案的。”

              “這個你不說我也知道。”張所長苦笑著說道,“但是我就是不明白,這名苑小區也沒有多大,而且小區裡面住的人也都是沒有什麼錢的平民百姓,怎麼就一下子失蹤那麼多人口呢?”

              “就是啊!”陳警官附和著說道,“真是讓人想不明白!”

              沉默瞭一會兒後,張所長猛地站起來說道,“在這裡光想是沒有用的!還不如親自到那裡走一走,看看有什麼線索!”

              張所長說幹就幹,他吩咐陳警官留在派出所裡看守著,自己則陀起那支心愛的手槍,獨自一人向名苑小區走去。

              他來到名苑小區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名苑小區的那些年代有些久遠的舊樓,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無比的滄桑。

              不知是什麼原因,今天小區裡沒有多少人影,張所長走瞭足足半個小時,隻是碰到幾個正在散步的老人。

              “唉!人都沒有幾個,你叫我上哪裡去找線索啊!”張所長苦悶的自言自語道,他轉瞭一個彎,看見前面有一道很長很高的樓梯,心裡突然一動,朝那邊走瞭過去。

              “叔叔!叔叔!”他剛走上那道樓梯,便看見一個身穿白衣的小男孩站在樓梯的中間,向著他招手。

              “小朋友,你有什麼事嗎?”張所長微笑著走到他面前問道。

              “叔叔,我一個人在這裡玩很無聊。”小男孩開口道,“叔叔你能不能陪我玩遊戲啊?”

              “不行啊!”張所長為難地說道,“叔叔是警察,現在正在工作呢!”

              “不嘛!叔叔跟我玩一下嘛!”小男孩執拗地說道。

              “可是……”

              “要不這樣吧,叔叔,我跟你玩一個很簡單的遊戲,要是你贏瞭的話,我就自己一個人玩。要是叔叔你輸瞭的話,叔叔你就留在這裡陪我玩,好不好?”

              張所長想瞭想,玩一個簡單的遊戲花費不瞭多少時間,反正現在也找不到多少線索,不如就和這小男孩玩一玩吧。

              於是他點頭答應瞭那個小男孩的要求:“好吧!”

              “太好瞭!”小男孩歡呼道。

              “那你想什麼遊戲呢?”張所長問道。

              “我的遊戲很簡單,就是數這裡到底有多少級樓梯。”小男孩說道,“在數樓梯之前,我們各自估計一下到底有多少級樓梯,等數完之後,看看誰估計的數目最準確。”

              “就這麼簡單嗎?”張所長笑呵呵地說道,“我怕你很難贏得你警察叔叔啊!”

              “我有信心我能贏。”小男孩認真地說道,“我先報一下數目,這裡一共有三百二十級樓梯。”

              “三百二十級樓梯?”張所長粗略地數瞭一下,覺得這樓梯這麼長,起碼有六百級左右,這小男孩還是托大瞭。

              “我估計這裡有六百級樓梯。”他對小男孩說道。

              “好的!既然我們已經說瞭各自估計的樓梯數目,那我們現在就開始數吧!”小男孩說著,蹦蹦跳跳的朝樓梯頂走去。

              “小孩就是小孩,就連數樓梯都不踏實。”張所長暗笑道。他對這個遊戲非常的認真,轉身往回走,從第一級開始數起。

              “二百九十七、二百九十八、二百九十九、三百!”當張所長的雙腳踏上第三百級樓梯時,他抬頭看瞭一下,發現自己正身處樓梯正中間的位置。

              “看來我贏定瞭。”張所長樂觀的說道,“這樓梯肯定有六百級樓梯!”

              他正要邁步往上走著,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瞭。

              位於他上面的樓梯突然被一股厚厚的紅色霧氣遮蓋住瞭,久久不能散去。他試圖繼續往上走,但是由於霧氣太濃瞭,他根本看不清樓梯在什麼地方,沒走幾步便踏錯瞭腳,幾乎要摔倒在地上。

              “還是等這霧氣散去再說吧!”張所長喃喃地說道。

              說來也奇怪,他剛這麼想著,那股霧氣便神奇的快速散去,看得他目瞪口呆。

              而更讓他大吃一驚的是,霧氣散去之後,這道樓梯仿佛一下子縮短瞭很多。

              他本來是站在樓梯的中間,現在已經快要到頂瞭。那個小男孩,正站在樓梯的最高那一級,不斷的向他揮手。

              他一邊揮手,一邊笑著,笑容非常的詭異。

              “這是怎麼回事?”他吃驚地說道,“怎麼這樓梯一下子縮短那麼多?不行,我要重新再走一次!”

              他轉過身,準備往下面走去,但是那個小男孩竟然神奇的站在他的面前。

              “叔叔,你這是要去哪裡?”小男孩盯著張所長問道,他的眼睛在滴血,臉色慘白得如同一張白紙。

              “我……我還有一點事,想走瞭!”張所長結結巴巴地說道,他被小男孩的樣子給嚇壞瞭。

              “不行!”小男孩裂開嘴,生氣地說道,“你得樓梯的數目給我數完,否則我不讓你走!”

              “我數完瞭!我數完瞭!”張所長慌慌張張地說道,“是三百二十級!是三百二十級!你贏瞭!”

              “我贏瞭是吧?”小男孩獰笑道,“那你應該記得,我贏瞭的話,你要做什麼?”

              “我要……我要留在這裡陪你一起玩!”張所長說到最後,驚慌失措起來。

              “沒錯!你要永遠留在這裡,陪我一起玩!”小男孩說著,向張所長撲瞭過去。

              在張所長快要斷氣的時候,他隱隱約約的看見那十五個失蹤的人正站在那個小男孩的後面。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那十五個人會失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