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gue4m'></span>

    1. <i id='gue4m'></i>
      <dl id='gue4m'></dl>
      <acronym id='gue4m'><em id='gue4m'></em><td id='gue4m'><div id='gue4m'></div></td></acronym><address id='gue4m'><big id='gue4m'><big id='gue4m'></big><legend id='gue4m'></legend></big></address>
    2. <tr id='gue4m'><strong id='gue4m'></strong><small id='gue4m'></small><button id='gue4m'></button><li id='gue4m'><noscript id='gue4m'><big id='gue4m'></big><dt id='gue4m'></dt></noscript></li></tr><ol id='gue4m'><table id='gue4m'><blockquote id='gue4m'><tbody id='gue4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ue4m'></u><kbd id='gue4m'><kbd id='gue4m'></kbd></kbd>
    3. <fieldset id='gue4m'></fieldset>

        <code id='gue4m'><strong id='gue4m'></strong></code>
      1. <i id='gue4m'><div id='gue4m'><ins id='gue4m'></ins></div></i>

      2. <ins id='gue4m'></ins>

          交換日記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久久综合九色综合_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_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

            日記都是十分保密的,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每個人非常重要的,但是當交換日記的時候,每個人又會覺得害怕,如果和鬼交換日記那樣就更害怕瞭,今天就給大傢講講交換日記。

            周海洛在他們學校可謂是一個風雲人物,長得帥,還擅長寫懸疑故事,出過很多書,得過很多獎。可就是這樣的他竟然沒有女生追。不光如此,有的女生甚至都不敢與他靠得太近,跟他說話的時候還有點兒恐懼。這是為什麼呢?跟他同一個寢室的張毅達是個好奇心非常重的人,沒事就喜歡錄錄小視頻。

            聽到這個八卦,他就想去證實一下這個消息是否屬實,然後錄好視頻發到網上。 最近,張毅達發現周海洛每天晚上都會出去,臨近午夜才回來。周海洛沒有女朋友,總出去能做什麼呢?張毅達決定好好地八卦一下。 這天晚上,張毅達早早地就上床裝睡,被窩裡正拿著DV機。等聽到一聲門響,張毅達一個鯉魚打挺下瞭床,出門前還特意對著鏡頭壞笑著說: “今天,就讓我們去探索周海洛的秘密。” 夜深人靜,張毅達耳邊時而響起幾聲蛙鳴。前面的周海洛就像一個被人操控的木偶,除瞭雙腳在向前機械地移動,其它部位動也不動。漸漸地,張毅達感到有些不安,因為他們一直來到瞭基地。 張毅達緊張地咽瞭口唾沫。

            穿梭在墓碑間,張毅達覺得墓碑上的死人臉仿佛在對自己詭笑著。張毅達一哆嗦,忽然聽到一陣縹緲的歌聲。歌聲委婉動人,然而當到達發聲處,眼前坐在石碑上的女鬼卻嚇得他頭皮發穸。那個女鬼血色的長發隨風飛舞,兩隻腳蕩來蕩去好不自在,嘴巴一張一合正唱著歌。突然,它伸手就將自己的眼睛挖瞭出來。唱完歌,它再將眼睛放在嘴裡嚼起來,隨即重新長出一顆新的眼球。 張毅達躲在一座墓碑後,舉著DV機哆哆嗦嗦地拍著,見前面的周海洛“撲通”一聲跪在瞭女鬼的面前。

            女鬼說話瞭: “又來聽我講故事瞭?” 周海洛點瞭點頭。 女鬼說這次它的故事很短,女主角的名字叫韓茜。 韓茜是一個很自卑的女生,父母離異,學習成績很差。她不善交際,長得瘦弱,經常被室友們欺負。久而久之,韓茜變得越來越自閉,整日唉聲嘆氣。 一天,韓茜又被室友們欺負瞭。一氣之下,她跑出寢室來到瞭離學校不遠的湖邊。她本來隻想坐在那裡靜靜地呆一會兒,卻無意中在岸邊發現一個破舊的書包。書包裡面裝著一個佈滿血跡的日記本,日記本上的內容讓韓茜眼前一亮。

            她看得出寫下這些東西的人一定是個很愛搜集八卦的女生,上面記瞭很多別人的秘密。翻著翻著,她發現本子上還有欺負她最狠的室友夏小青的秘密。 女鬼講到這裡,周海洛冷笑著打斷瞭它:“這回韓茜可以翻身瞭,可以以此來要挾夏小青。” 女鬼搖瞭搖頭,說: “你聽我往下講。” 就在韓茜目不轉睛地看著日記本的時候,面前的湖水忽然冒起瞭水泡,在她的身後也多出瞭很多鬼影。原來,不光隻有人喜歡八卦,就連孤魂野鬼也喜歡湊這樣的熱鬧。也許隻是因為它們太無聊瞭。於是,這些鬼決定讓韓茜代替日記本的原主人,不停地將學校裡的八卦寫下去。韓茜把日記本偷偷地帶瞭回去,並且每到深夜都會偷偷出來,並被鬼附在身上,將一天的所見所聞寫在本子上。

            長此以往,韓茜的身體大不如前,瘦得越來越嚇人,最後等待她的隻有死亡…… TWO/記錄 張毅達聽到這裡實在聽不下去瞭,收起DV機掉頭就朝學校跑。他內心惶恐不安,因為韓茜正是他的女朋友。怪不得最近韓茜變得這麼奇怪,人瘦得簡直不成樣子,還總是有意地回避他。 如果那個女鬼講的故事是真的,那此時的韓茜一定被鬼附身後跑出去寫筆記瞭。張毅達找瞭好幾圈兒也沒有找到韓茜,反而看到周海洛若有所思地回來瞭,拿著手機撥打著電話。不一會兒張毅達的手機就響瞭,是一條短信:快去看看韓茜,她可能有危險。 張毅達皺瞭皺眉,結果在路過女宿舍樓的時候,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瞭樓門。

            怪不得一直沒找到她,原來她剛出來。韓茜沒有走多遠,拐瞭個彎去瞭一個幽靜的涼亭。她點燃一支蠟燭放到桌子上,雙目無神地拿起紅鋼筆,低頭在本子上勾畫起來。不一會兒,忽然刮起一陣陰風,燭光熄滅的同時亭子裡出現瞭四個鬼,三男一女。四個鬼分別坐在東、西、南、北四個角落,它們的臉血肉模糊,有的甚至還少瞭半個腦袋,臉上沾著青白色的腦漿。還有的身體殘缺不全,內臟就那麼裸露在外面,地面都被血染紅瞭。那些鬼不聲不響地保持著同一個姿勢,伸長脖子看著韓茜的本子。

            張毅達不敢輕舉妄動,隻好躲在不遠處幹著急。過瞭一會兒,一隻蒼白的手突然從韓茜的背後伸瞭出來,緊接著還出現瞭幾綹碎發。韓茜停下筆直起腰版,把頭低瞭下去。 一個長發女鬼慢慢地從韓茜的背部鉆瞭出來,一股鮮血“嘩”地一下流瞭一地。看不到那個女鬼的臉,它出來後抖瞭抖四肢,發出一陣“咯吱咯吱”的骨節摩擦聲。它雙臂以一個不可思議的姿勢扭轉到瞭前面,頭也從後面轉到瞭正面,卻始終被佈滿瞭鮮血的頭發纏繞著,看著十分惡心。 “走吧,等她寫滿筆記我就會把本子拿走的。”

            女鬼聲音沙啞地說道。 一個男鬼“呵呵”冷笑道: “如果她死瞭呢?” “那就隻好找她的男朋友來代替瞭。”女鬼說完,就跟那些鬼一起消失瞭。 韓茜失魂落魄地趴到瞭桌子上。張毅達聽得雙腿發軟,緩瞭口氣,才過去將韓茜叫醒。韓茜眼窩深陷,手臂枯瘦如柴,叫人看得心疼。 張毅達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瞭韓茜,唯獨將女鬼可能會找他做替補寫筆記的事情瞞瞭下來。

            韓茜“哇”地一下哭瞭起來,搖著頭說:“我也想把那個本子扔掉,但是根本行不通。如果我強行燒掉本子,那我之前寫的就全都白做瞭,它們會再找一個本子讓我重新寫。” 張毅達的眉頭緊緊地皺著:一直這樣下去韓茜肯定會累死,但如果不再進行下去鬼也會殺死她。而且,韓茜不將筆記寫完,自己可能會被牽連進去。 張毅達握緊瞭拳頭: “真不知道那些鬼怎麼就這麼閑,願意看別人的八卦。” 韓茜忽然說: “你真的是這麼以為的嗎?” “難道還有別的原因?” 韓茜苦笑著搖搖頭,不說話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