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gt659'><strong id='gt659'></strong><small id='gt659'></small><button id='gt659'></button><li id='gt659'><noscript id='gt659'><big id='gt659'></big><dt id='gt659'></dt></noscript></li></tr><ol id='gt659'><table id='gt659'><blockquote id='gt659'><tbody id='gt65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t659'></u><kbd id='gt659'><kbd id='gt659'></kbd></kbd>
  2. <i id='gt659'><div id='gt659'><ins id='gt659'></ins></div></i>

  3. <dl id='gt659'></dl>

  4. <i id='gt659'></i>
  5. <span id='gt659'></span>
  6. <fieldset id='gt659'></fieldset>

        <ins id='gt659'></ins>

        <code id='gt659'><strong id='gt659'></strong></code>
        <acronym id='gt659'><em id='gt659'></em><td id='gt659'><div id='gt659'></div></td></acronym><address id='gt659'><big id='gt659'><big id='gt659'></big><legend id='gt659'></legend></big></address>

          媽媽的鬼故事:李光棍賣豆腐

          • 时间:
          • 浏览:21
          • 来源:久久综合九色综合_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_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

          媽媽的故事很多都是以從前開始的,這個也不例外。從前有一個年輕小夥子父母早亡,自己一個人生活,以做豆腐賣豆腐為生,因為傢裡窮也娶不到媳婦,所以村裡的人都叫他李光棍。李光棍每天半夜起來磨豆腐,壓豆腐,天不亮就要從傢裡出發拉著板車去各個村子賣豆腐,賣到中午回傢吃口飯,就趕快睡覺,養足精神好半夜起來做豆腐。一天天一年年的就這麼比較少見日頭,多見月光的一個人過日子,這陽氣就慢慢的下降瞭,邪氣也就蠢蠢欲動瞭。

          夏天的豆腐必需盡快賣掉,要不然一早上豆腐就有味道瞭,所以一到夏天李光棍就會凌晨從傢裡出發先去市集賣掉大部分豆腐,剩餘的再挨村轉轉盡快的賣掉。就這麼一盛夏天的夜裡李光棍早早的就把豆腐做好,凌晨就從傢裡出發往附近一個最大的村莊走,那裡今天有一個大的集市吶,李光棍走到一半突然就開始落起雨點瞭,風也濕乎乎的開始吹,眼瞅著有下大的趨勢,這李光棍就開始著急瞭,這嫩豆腐就蓋著層佈,雨一大不得澆壞瞭啊,於是趕緊拉著板車往前跑想跑到前面的小村子去找個人傢的屋簷避避雨吧。

          正低頭跑著吶,突然看到前面有個破舊的小房子居然透出點亮來,李光棍邊尋思這戶人傢怎麼凌晨就起來瞭,邊趕緊跑過去敲門看能不能行個方便給避避雨,門一敲開,居然是個容貌端正的小媳婦,李光棍一下就紅瞭臉,結結巴巴的都不會說話瞭,小媳婦看看李光棍拖著板車濕漉漉的樣子也沒吭聲,就轉身讓開門自顧自坐下瞭。

          李光棍尋思這是同意讓進屋躲躲吧,就一個女人在傢,李光棍也沒敢往裡走,就把板車拉進門,自己在門口站著看雨等雨停。小媳婦也不吭聲就靜悄悄的,李光棍看瞭一會兒雨突然發現怎麼附近沒有人傢呢?就想問問這是什麼村子怎麼都住的這麼遠,彼此也不好照應啊。結果一回頭看到那個小媳婦坐在灶臺旁邊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李光棍乍一回頭遇上那直勾勾的眼神,心裡一激靈,沒敢繼續對視就移開目光打量一下屋子,這個屋子很小,單獨一間,一眼就到底瞭,很奇怪的也沒有隔開就右邊靠近門的地方是灶臺,左邊靠裡就一個門板被看不出是石頭還是什麼的東西墊起來當做床床上也沒有個被褥,床前還有個盆在地上,裡面黑乎乎的看不出是什麼來,屋子裡彌漫著一股像廟裡的香火味,所以李光棍就下意識看瞭眼灶臺,是不是正點著火,結果一看灶臺裡根本沒點火,灶臺上冰涼的隻有個碗裡裝著半碗黑乎乎的米,旁邊放著一小盞油燈,就豆大的一點光忽悠著有讓人覺著馬上就要滅瞭的感覺。李光棍心想這傢的日子過的也甚是窘迫,可又溜一眼那個小媳婦,她卻是穿戴的整齊,紅衣綠裙頭發梳的光亮整齊,像是新婚的感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光線的問題臉色青白,眼神也木木的。

          李光棍也不敢細看,打量一眼看那小媳婦一直看自己,怕人傢懷疑自己不是好人,就轉頭老老實實看著外面的雨,可突然餘光瞥到一抹鮮紅色在身邊,一回頭發現小媳婦不知什麼時候站在自己的旁邊,卻沒有看外面,而是照舊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李光棍有點緊張,這時候雨小瞭天邊也有一絲朦朧的亮瞭,李光棍忙說雨停瞭,要趕著去集市,拖著車就想快點走,結果小媳婦一伸手就拉住李光棍拖車的手,那手勁可真大,李光棍覺得自己一下就動不瞭瞭,而且那個手真涼啊,李光棍覺得自己半邊身子都麻木瞭。

          小媳婦看瞭看天說,你住哪裡啊?我傢明天要來些客人,我今天晚上上你傢去取些豆腐好趕著明天早上待客。這小媳婦的聲音也乖乖的,沒有一點聲調的感覺,像是碎瓷片在摩擦那樣讓人難受,李光棍哆哆嗦嗦的報瞭自己傢的地址,拖起板車就跑,到瞭集市天都大亮瞭,李光棍趕緊賣豆腐,漸漸地把凌晨的事都忘記瞭。豆腐賣的差不多瞭,李光棍想起來凌晨那個女人說要晚上就來拿豆腐,打算直接回去早點睡瞭好早點起來賣豆腐,就不去各村轉著賣剩下的幾塊豆腐瞭。

          回傢的路上經過一傢 又破又舊的小道觀,裡面就隻有一位老道靠大傢的香火錢或者說施舍錢過著日子,每次李光棍有剩下的一點豆腐吃不完就都給老道瞭,今天也順路就把剩下的最後幾塊豆腐送過去瞭,結果一進門老道就抓住李光棍的手狠狠的往他身上唾瞭口唾沫。

          李光棍正要急眼,老道卻盯著他的手說,你到哪裡去留下這麼晦氣的手印呢?不知怎麼的,李光棍心裡立刻就泛起瞭一陣被那個女人握住手腕時的涼氣。老道又看看李光棍的,緊皺眉頭說,你眉心黑霧彌漫,是被什麼邪物給纏上瞭。

          李光棍本來還想跟老道念叨念叨今天早上的怪事,可是一聽老道後來的話,就笑瞭,跟老道說我可沒有錢給你供燈做法的,就剩這幾塊豆腐瞭,您啊還是省省精神去忽悠幾個有錢人吧,我還急著回去做豆腐吶。說完回身就走,老道一看拉不住李光棍,就說小夥子你不信我,但是我看你經常給我豆腐心地善良,還是想拉你一把,你記住半夜叫名莫答應,人死即僵、屍不轉彎,過瞭今夜你會來找我的。李光棍邊急急忙忙的往傢走,邊想這老道年紀也真是大瞭,都糊塗瞭吧,但是心裡卻也記住瞭老道的話。

          夜半時分,李光棍又起來磨豆腐瞭,剛開始磨就聽到院門響瞭,有個女人叫道李光棍、李光棍,李光棍估摸著是昨夜碰到的那個小媳婦來拿豆腐瞭,剛想應聲,不知怎麼就想起來老道的話,於是就沒答應直接去打開瞭門,結果門一開果然是昨夜那個女人,可是今天她迎著自己傢裡的煤油燈,所以臉上看的非常清楚,一張慘白的臉上摸著紅紅的嘴唇和胭脂,怎麼看怎麼別扭,仔細想來就像是死人的妝容,李光棍看著這張臉就有點害怕瞭,開始往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