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hmad'></i>

        <span id='hmad'></span>

        <ins id='hmad'></ins>
      1. <i id='hmad'><div id='hmad'><ins id='hmad'></ins></div></i>

        <code id='hmad'><strong id='hmad'></strong></code>
        <fieldset id='hmad'></fieldset>

        1. <tr id='hmad'><strong id='hmad'></strong><small id='hmad'></small><button id='hmad'></button><li id='hmad'><noscript id='hmad'><big id='hmad'></big><dt id='hmad'></dt></noscript></li></tr><ol id='hmad'><table id='hmad'><blockquote id='hmad'><tbody id='hma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mad'></u><kbd id='hmad'><kbd id='hmad'></kbd></kbd>
        2. <acronym id='hmad'><em id='hmad'></em><td id='hmad'><div id='hmad'></div></td></acronym><address id='hmad'><big id='hmad'><big id='hmad'></big><legend id='hmad'></legend></big></address>

        3. <dl id='hmad'></dl>

          盜墓鬼故事之膳童之匣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久久综合九色综合_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_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

          墓門環
              夜風吹過種滿向日葵的山坡,發出亡靈私語般的“窸窣”聲。
              叔公確定瞭墓位,開始挖盜洞。
              我坐在地上,拽過一朵向日葵想要找瓜子嗑,嘴裡不忘抱怨:“叔公,你看人傢小說裡的盜墓賊多風光,咱們怎麼這麼苦啊?”
              叔公的聲音從盜洞裡傳來:“少廢話,還不過來幫忙!找到膳童之匣的話,咱們就發財瞭!”
              我剛想問“膳童之匣”是什麼,突然覺得手裡的向日葵不對勁兒。我舉起向日葵借著月光一看,見花盤上本該長瓜子的地方居然全都是牙齒,而且像是人牙。突然,向日葵像是活瞭一樣合攏起來,把我的胳膊包裹在裡面,接著那些牙齒開始瞭瘋狂的咀嚼。
              我疼得慘叫起來,叔公聽到叫聲退出盜洞,拔出匕首朝向日葵刺去。這鬼東西似乎有知覺,松開我撲到瞭叔公的臉上。叔公的臉被捂著發不出聲音,痛苦地把匕首遞給瞭我。
              我接過匕首猛割,這鬼東西終於抽搐一下,掉落在瞭地上。
              叔公的臉已經鮮血淋漓,可是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的身後,似乎看到瞭更加可怕的東西。我回過頭,老天,整片山坡的向日葵竟然都如食人花般蠢蠢欲動。
              叔公猛地一推我,喊道:“別愣著,進盜洞!”
              我順著盜洞滾到盡頭,撿起叔公扔下的鏟子拼命地往前挖瞭起來。沒曾想前面不遠處是一個陷坑,我收勢不及,滾瞭進去。我一路跌跌撞撞,也不知落到多深的地方,停在瞭墓門前。
              墓門是兩塊刻有詭異花紋的黑玉,上面各有一個滿是銹跡的獸頭門環。很快,叔公也摔瞭下來,一屁股坐在瞭我的身上。他滿身是血,但都是皮肉傷,並無大礙。
              叔公落地後瞅瞭一眼墓門,顫聲說:“老天爺,真是見鬼瞭!”
              我一怔,隨即明白瞭叔公的意思:誰傢墓門上會有門環,難道是等人敲門拜訪?
              我試著敲瞭一下,墓門居然“嘎吱”一聲開瞭,一陣刺骨的陰風從裡面吹來。
              藤室
              墓門裡面一片漆黑,叔公拿出兩個火折子一照,居然沒看到邊際。我在前面探路,往左走瞭三十多米才碰到墻壁,也就是說這間墓室居然有六十多米寬(墓門一般都會開在中間)。墨黑色的墻壁上畫著許多詭異的壁畫,似乎是各種畸形的胎兒。我看得直惡心,忙轉移瞭視線。
              叔公解釋道:“這就是膳童。在很多電影裡,貴族們擔心飲食中有毒,用膳前會用銀針來試。但事實上,多數毒藥並不能和銀針反應,所以這種方法並不可靠,後來很多貴族便用動物或者奴隸來試膳。但是,食物中如果被下的是慢性毒藥,一時不會毒發,還是不行。於是,有些貴族巫師就想到瞭一個方法……”
              我聽懂瞭,接過瞭叔公的話:“用嬰兒?用膳前把食物喂給嬰兒,就能試出任何毒藥。因為嬰兒最為嬌嫩,慢性毒藥對嬰兒也是致命的。叔公,被用來試膳的嬰兒就是‘膳童’,對不對?”
              奇怪的是,叔公並沒有回應。
              我再問一遍,還是沒聲響。
              我立刻有瞭種不祥的預感。突然,後面有人碰瞭我一下。
              我急忙回過頭,差點兒與一張詭笑的臉貼在一起。我心中一悸,然後才意識到那是叔公的臉。我伸手推向他,說:“別為老不尊瞭,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可是我推瞭個空,然後叔公的臉就晃瞭起來。
              我忙把火折子靠近,這才發現他的頭被從墓室頂上垂下來的藤蔓吊著,身體已經不見瞭。一定是藤蔓伸下來抓住他的頭發,將他吊起後割掉瞭頭顱,然後又有什麼東西拖走瞭他的身體。
              人不會有這麼快的速度,一定是鬼。
              我一慌,火折子掉瞭,墓室重歸黑暗。頭頂傳來細碎的聲音,我知道那是藤蔓來抓我的頭發瞭。我點亮另一把火折子,朝上面亂揮著匕首。這時,一根藤蔓閃電般伸過來把匕首卷瞭去。但是我的火折子也碰到瞭它,這玩意兒十分易燃,頓時燃燒起來,掙紮瞭幾下便將匕首遠遠地拋瞭出去。其它藤蔓怕惹火上身,紛紛躲開它,任它一直燒上去。
              頓時,火光照亮瞭整間墓室。
              墓室的高度完全超出瞭我的想象,上面十幾米高的空間裡垂著無數的藤蔓,幾乎每一根上都掛著一顆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