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swh1'></span>

    <dl id='jswh1'></dl>
      <i id='jswh1'></i>
      <acronym id='jswh1'><em id='jswh1'></em><td id='jswh1'><div id='jswh1'></div></td></acronym><address id='jswh1'><big id='jswh1'><big id='jswh1'></big><legend id='jswh1'></legend></big></address>

    1. <tr id='jswh1'><strong id='jswh1'></strong><small id='jswh1'></small><button id='jswh1'></button><li id='jswh1'><noscript id='jswh1'><big id='jswh1'></big><dt id='jswh1'></dt></noscript></li></tr><ol id='jswh1'><table id='jswh1'><blockquote id='jswh1'><tbody id='jswh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jswh1'></u><kbd id='jswh1'><kbd id='jswh1'></kbd></kbd>

      <code id='jswh1'><strong id='jswh1'></strong></code>

      <ins id='jswh1'></ins>
      <i id='jswh1'><div id='jswh1'><ins id='jswh1'></ins></div></i>

    2. <fieldset id='jswh1'></fieldset>

          兒子摸棺死,父親守棺亡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久久综合九色综合_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_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

            王剛死瞭,村裡人聽瞭一片嘩然。

            王剛是村長的兒子,他嫌天氣熱,就跑到這水潭來遊泳,被淹死在瞭裡面瞭。

            王剛的淹死,讓大傢都感覺很意外,王剛是村裡的大哥哥,自小習的一身好水性,還曾經救過幾個溺水的孩子,這次竟然會自己栽瞭跟頭,被淹死瞭?真是怪瞭?

            那時我還小,在人群中望著村長滿臉傷心的在水潭上和村裡人撈屍,聽旁邊村民說,這水潭有些邪乎,自從那一年下瞭一場暴雨後,不知沖來瞭啥,時不時就會搞兩條命在裡面。

            想來也是,那一年我剛好到瞭六歲,想跟大哥哥王剛去水潭這邊學遊泳,可是父母警告我,讓我禁止去遊泳,問他們為什麼,他們總是說聽話就行。

            村長一行人加上一些壯丁在水潭上撈屍撈瞭一個下午,直至黃昏將至,還沒把屍體撈上來,看熱鬧的村民都陸陸續續回傢燒菜做飯瞭。眼看就要天黑,村長臉上的著急更濃重。

            “把閘口的抽水機給抬來,他娘的,我就不信抽幹瞭還找不到!”村長急的惱火瞭,一聲令下,直接動用瞭村子平日用來灌溉的那臺大抽水機。

            那抽水機抽力雖大,但是要把一潭水抽幹,估摸也要一兩個小時,我那時候被我媽喊回去先吃飯去瞭。

            吃完飯後我又悄悄地跑瞭出來,心想那麼久瞭,水潭子的水估計被抽幹瞭吧,還沒見過淹死的人什麼樣,就跑向山腳。

            剛到山腳邊,我就遇上瞭隔壁的玩伴大胖球,他正被他媽媽揪著耳朵喊回去吃飯,他看到我後有些緊張的告訴我,不要去看,王剛死的有些邪乎。

            大胖球越是這麼說我就越好奇,急急腳就來到水潭邊,鉆瞭一個空隙進去看,當看到潭底情況時,我嚇得兩腿頓時感覺力氣被抽空,想要坐到地上。

            王剛死的樣子的確邪乎,他屍體擺出的姿勢,給人感覺他不像是被淹死的,而是被什麼東西給拖到瞭潭底。

            隻見王剛下半身被埋在瞭淤泥裡,上半身趴在泥土上,雙手抓著淤泥,四周全是抓出來的痕跡,村民們竊竊私語,說王剛這副模樣,莫不是給水鬼弄死的?

            木已成舟,人死不能復生,村長止住悲痛,帶人前去抬屍,三三兩兩地把王剛從淤泥裡拖出來,但是卻怎麼都拖不動,這就有點嚇人瞭,幾個壯漢都拖不動一個死人?

            村長生疑,心想是不是有什麼東西牽扯住才拖不出來,檢查瞭一下,心裡一驚,還真有一條黑佈帶纏在兒子的脖子上。

            村長抹去淤泥,用力扯瞭扯黑佈條,沒扯動,手順著佈條摸瞭下去,又是一驚,摸到下面好像有些什麼東西,連忙喊人拿鐵鏟來挖。

            清理下,隨著淤泥被挖開,四周圍觀的村民都不由倒吸瞭一口涼氣,淤泥下竟然清理出來一具棺材,且看上去有些年頭瞭。

            很清晰地看到,王剛屍體剛剛從淤泥裡邊拖不出來,是因為脖子這條黑帶跟棺材連在一起瞭,村長看到這一幕,心裡不禁駭出一身冷汗,嘴裡不知嘀咕著什麼,卻不敢聲張,心裡似乎知道瞭兒子的死因。

            清理淤泥的村民,不小心用鐵鏟在棺材上一撬,將棺材蓋撬走一片,看到裡面東西後頓時驚叫瞭起來,“啊,全是寶貝!”

            村民們當即把註意力從王剛的屍體上轉移到棺材那些寶貝上,一個個不顧泥水沖到瞭棺材旁,從裡面拿出幾件東西,天雖有些黑,可那東西金光閃閃,透著微弱的月光,大夥都看出那是金器。

            “幹什麼呢,這些東西不是你們的!”

            村長怒瞭,他這邊才死瞭兒子,那邊村民就在歡呼雀躍的搶金器,那能不怒。

            “抬回去,這些東西是地底下挖出來的,要上報政府,誰敢搶我就抓誰去蹲牢子。”村長一聲令下,眾人都不敢動瞭,況且大傢餘喜過後才又想起,這些東西跟死去的王剛脫不瞭幹系,心頭多多少少有些害怕,更是不敢打棺材內寶貝的主意。

            幾個壯漢將棺材小心翼翼的抬上岸,沖刷後送到瞭村委會放著。當時村長還安排瞭兩個村裡人鎮守,擔心棺材內的寶貝被偷走,隨後就去處理兒子的喪事,村裡人則聚集在一起津津樂道的談說潭底的棺材和棺材內的金器玉器。

            一夜一晃而過,那日清晨,我手上揣著紅薯準備去上學,但剛出門就見不少村裡人朝村委會跑去,我也跟著跑去,到瞭一看,又嚇瞭一跳,又死人瞭。

            村長死瞭!

            就死在潭底挖出的棺材的旁,死像恐怖,面目猙獰,兩眼突兀,像經歷瞭什麼恐怖的事,而且嘴巴裡塞滿瞭淤泥,順著嘴角流下。

            同時,村裡人還說棺材內那些寶貝不見瞭,隻有一棺材的淤泥,哪有什麼金器和玉器。

            隨後,警察來瞭。

            經過調查發現瞭,最先發現死者的是當晚兩個守棺材的人。

            當晚兩個村裡人正守著棺材,村長忽然來瞭。村長給他們發瞭兩根煙,隨後就進屋去看棺材,等瞭約莫半個小時,兩村民還不見村長出來,不由感覺有些奇怪,外加想到棺材內都是寶貝,說不定村長在打這些寶貝的主意,自己貪贓徇私,便趕忙進屋看。

            這一看,發現村長死瞭,然後就是大夥見到的樣子。

            隻是警察什麼也沒查出,不知誰是兇手,這件事也成瞭懸案。

            兒子的死和棺材脫不瞭關系,老子的死和棺材更是脫不瞭關系,這件事在村裡鬧得沸沸揚揚,一個故事開始傳出。

            這件案子警方毫無頭緒,這個棺材也被送去瞭城裡,當成瞭證物,就這樣塵封瞭三十年之久,直到一個考古學傢對棺材進行研究,村長兒子王剛的死,才得以真相大白。

            原來,棺材裡邊的死人是個有錢人傢的主,陪葬時把大量的金器玉器放在瞭棺材裡,那時候那傢人怕盜墓的居心叵測,便讓造棺材的木匠給棺材設置瞭機關,說是隻要有人觸碰到棺材,都會被一條黑佈帶勒死,這樣一來,不論五湖四海前來打算大幹一場的盜墓賊都聞風喪膽,悻悻而回。

            那一年曾發生過一場百年一遇的大暴雨,把棺材從山上沖到瞭水潭,水潭雜草眾多,棺材那時並未沉底。這王剛便是動瞭貪念,要去盜走棺材的陪葬物,這才觸發瞭機關,黑佈條勒住他的脖子。水中暗流變幻莫測,估計是棺材沉底,王剛抵不住棺材的重量,被活生生地拖進淤泥淹死瞭。

            這一推斷,讓警方瞬間醍醐灌頂,又有瞭新的激情去追查這樁案子,但是卻又很快陷入瞭迷霧。

            這棺材年代久遠,村裡人都不知裡面藏有寶貝,到底是誰把這個消息透漏給王剛的呢?

            再說回那村長的死,至今都解不開,到底村長是怎麼死的呢?

            再說回那一棺材的寶貝,怎麼就一夜之間變成瞭滿滿一棺材的淤泥,這也太扯瞭?

            再說回那兩個當班守棺材的人,自從三十年前警察放棄調查這樁懸案後,兩人就在村裡人間蒸發瞭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切到底是村民所說的邪乎,還是背後有人精心謀劃的一樁驚天殺人盜寶案,若有這般心思縝密的頭腦,還如此天衣無縫,估計很早就盯上瞭這個棺材的寶貝,隻是懼怕這棺材的機關才無從下手罷瞭。

            因此警方推斷,背後策劃這一切的人,隻能是那曾經被這個棺材的機關嚇得聞風喪膽,卻又驚為天人的盜墓賊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