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jf8oh'></i>
<acronym id='jf8oh'><em id='jf8oh'></em><td id='jf8oh'><div id='jf8oh'></div></td></acronym><address id='jf8oh'><big id='jf8oh'><big id='jf8oh'></big><legend id='jf8oh'></legend></big></address>

    1. <tr id='jf8oh'><strong id='jf8oh'></strong><small id='jf8oh'></small><button id='jf8oh'></button><li id='jf8oh'><noscript id='jf8oh'><big id='jf8oh'></big><dt id='jf8oh'></dt></noscript></li></tr><ol id='jf8oh'><table id='jf8oh'><blockquote id='jf8oh'><tbody id='jf8o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jf8oh'></u><kbd id='jf8oh'><kbd id='jf8oh'></kbd></kbd>
      <i id='jf8oh'><div id='jf8oh'><ins id='jf8oh'></ins></div></i>
      <dl id='jf8oh'></dl>

      1. <fieldset id='jf8oh'></fieldset>

          <span id='jf8oh'></span>

          <code id='jf8oh'><strong id='jf8oh'></strong></code>

            <ins id='jf8oh'></ins>

            看不見的合租人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久久综合九色综合_久久综合九色综合97_久久综合色一综合色88

              這天早上,衛堯接到一個人的電話,問他是不是在找人合租?衛堯連忙說是的,問對方是否有這個意向?那人說:我到這個城市找工作,暫時還沒有住處。如果你想找人合租,那麼就讓我來吧。衛堯聽瞭很開心。

              衛堯來這個城市已經兩年,在城鄉結合部租瞭個住所,一個人住得很舒服。但最近因為經濟吃緊,他決定找個合租者,分擔一下租金。昨天胡亂貼幾張廣告,沒想到真有人來聯系瞭。

              下班後衛堯就在住所等著,等來等去,不見那人前來。夜越來越深,衛堯想給那人打個電話問問,可是一撥那個號碼,原來是公用電話。他很疑惑,隻好上床睡瞭。

              第二天,衛堯一直在等那人跟他聯系,可是仍然音訊全無。他不得不懷疑,是有人跟他開玩笑,那人也許看到瞭廣告,故意打來電話嘲弄一下他。

              既然是這樣,也不必再當真瞭。但第三天他下班剛回到住所,見門外停著一輛三輪車。車夫一見他就問:你是衛堯師傅吧,這是有人托我運來的東西,說是要交給你。衛堯忙問:是誰叫你運來的?車夫說,是一個小夥子,說隻要把東西運到這裡,交給一個叫衛堯的人就行。

              車上裝著的是一些被褥行李,肯定是那個想合租的人的東西。既然他連行李都送來瞭,衛堯也就沒多想,把那些東西接收下來,搬進屋子裡。他住的是東邊房間,西邊的房間是空著的,他就把那些行李放在西邊房間裡。想到那人初來,自己應盡一點接待義務,他特意多做瞭兩個菜,準備等那人來後招待一下。

              可是等來等去,沒見那人出現。他心裡又奇怪又焦急。那人把東西都送來瞭,怎麼人還不來呢?如果是有事,為什麼連個電話也不打?飯菜漸漸涼瞭,衛堯隻好胡亂吃瞭一些,就倒在床上打瞌睡。忽然,他似乎聽到防盜門吱吜一聲開瞭,好像是有人進來瞭。他連忙跑到客廳裡觀察,防盜門閉得好好的,客廳裡也沒人。他又走進西邊房間,同樣沒看到人影。www.5aigushi.com

              衛堯心裡十分詫異。第二天一大早,他還沒起床,聽得防盜門吱地響瞭一下,隨即是啪嗒一聲,好像是有人出去瞭。他跳起來,跑到客廳去看,並沒有看出什麼異樣。此時他忽然發現,西邊那個房間的門,不知何時合上瞭,而他記得自己並沒有關上過。他伸手一推,進瞭房間,卻嚇瞭一大跳,原本放在地上的行李包已經打開,被褥都鋪在床上瞭。床頭櫃上還有兩雙襪子。這是誰搞的?自己明明隻是隨便扔在瞭地上,根本沒有幫那人鋪床,難道那人來過瞭?他把手伸進被子裡,裡面涼涼的,說明並沒有人睡過覺。

              衛堯一時發呆瞭,聯想到昨天夜裡和剛才的門響,他的心裡驀地浮上一陣恐懼。難道自己遇上瞭……

              但隨即,他搖瞭搖頭,暗想自己不要嚇自己。昨夜自己等不到那人,胡亂灌瞭好幾杯酒,也許自己醉瞭,糊裡糊塗把那人的東西給拿出來,擺設瞭一通吧。至於門響,肯定是自己發生瞭錯覺。衛堯認為,人在某些狀態下,會做出連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的事來。

              這樣一想就放下心來。正好是雙休日,他決定出去辦點事。剛走到外面,發現信箱裡有電費單子,他摸出來塞在袋裡,打算先去銀行交費。然而銀行服務員接過單子,微笑著問他:你剛才不是交過瞭嗎,怎麼又來瞭?”“交過瞭?沒有哇。衛堯連連搖頭。服務員又在電腦上劈裡啪啦打瞭一通,再次證明,他這個單子的電費,的確已經交過瞭。總共62元錢。

              我真的沒交過,你不要弄錯瞭。衛堯叫瞭起來。可是服務員報出瞭電腦裡的戶號戶名,並且將付款單的號碼也報給衛堯聽。

              衛堯不知所措。自己又沒得健忘癥,怎麼可能連電費付沒付都記不清?也許是他們搞錯瞭,又不肯承認。衛堯不是貪小便宜的人,既然銀行工作人員說付過瞭,那就是他們的事瞭。

              他把單子塞進兜裡,正想走出銀行,手機響起短信聲,他一看,上面有這樣的字:這個月的電費我先付瞭,咱們輪流吧。他以為是有人發錯瞭,可是馬上就想到,這跟自己剛才的遭遇掛上鉤瞭,原來自己的電費單子,確實有人付過瞭。那是誰呀?是那個同租的人嗎?衛堯想查一下對方的號碼,可是奇怪,這個短信隻有內容而查不到發信號碼。

              衛堯真的目瞪口呆瞭。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不出現在他面前呢?聯想到屋子裡的怪事,他真的有點毛骨悚然。這個人在搞什麼名堂?

            上街回來,衛堯剛到門口,房東太太就迎上來,皮笑肉不笑地說:衛堯兄弟,咱們以前說好的,房租半年一付,這上半年過去瞭,下半年的房租,您是不是……”衛堯知道房東太太要討房租瞭,他忙點著頭說:我知道我知道,最遲後天,我會把下半年的房租付清的。其實,衛堯正為此事煩惱,因為他兜裡隻有幾百元錢瞭,這個月的工資起碼要十天後才到手,而半年的房租得1200元。看來交房租,得向同事借錢瞭。這麼想著走進屋去,一眼看見,飯桌上放著幾張百元大鈔。